第五千八百九十一章梦冥银行梦魇地府营业部(1 / 2)

超品渔夫 季小爵爷 1020 字 6天前

看到“梦冥银行梦魇地府营业部成立,启动资金存入中……”这里,殷东惊呆了,像石化了一样。
过了好大一会儿,殷东才回过神来。
他吞了吞口水,喃喃的说:“没理解错,这意思……老子构建了梦魇地府,有了地盘,还有了老陆烧给我的纸钱,当启动资金,就有资格开银行了,是吧?”
就问你牛不牛吧……老子家里开银行了!
确认了,不是自己的幻觉之后,殷东放声狂笑起来。
殷小宁都被吓了一跳,连忙问:“爸爸,你在笑什么呀?赐才你的脸色一下变,一下变的,现在又笑成这样,究竟出啥事了?”
“好事!”
殷东哈哈一笑,又不无得瑟的说:“三宝啊,你从现在起就是富二代了,咱家从现在起,就有一家银行的营业部了。”
殷小宁上辈子在斑斓仙界,没见过银行,而胎穿之后的时间太短,还真不懂什么银行营业部的,但她懂“富二代”这个词啊!
小姑娘脑子也是灵光,很快就想明白了。
“就是刚才,你喊什么陆部长,教人族普通如何祭祀地府神明,先给我梦魇地府的神明,多多的烧冥钞、金元宝什么的,现在他们烧了,还真有用?”
尽管是疑问的语气,可殷小宁心里笃定,一定是那个祭祀地府神明,烧冥钞和金元宝有用。
而且是用处很大,才会让她爸这么开心。
“啊,我不想跟小四儿一样咸鱼的,可是摊上一个太能干的爸爸,我不躺平摆烂当败家子,都对不起爸爸挣下的家业啊!”
虽然是开玩笑的,却也让殷小宁有种莫名的底气,好像心里有根一直绷紧的弦松了,整个人都松懈下来。
不知什么时候,她就进入了梦乡。
梦里,她又回到了前世,在斑斓仙界的宗家,有一次被宗玉霜栽赃陷害,受到惩罚,被关进宗家祠堂里。
那个晚上的雨很大,天很黑,不时有闪电的曳空而过,映亮了祠堂里的祖宗灵位,以及供奉的宗家老祖宗。
老祖宗的坐像,一直是供在神龛里,泥塑的,描金绘彩,被闪电的光映亮时,就像是活了过来。
还不到十岁的她,对上老祖宗的眼睛,就觉得阴森森的,像被一条噬人的毒蛇盯上了,很害怕,冷汗都冒出来了。
她想逃出祠堂,但是厚重的大门被关上了,还有阵法封锁,根本不可能逃出去。
更何况,那时候的她胆子小,也不敢逃出去。
极度的害怕之下,她的脑门子还突然被敲了一记爆棚栗,尔后不可名状的惊悚涌现,瞬间蔓延了她的四肢百骸。
一道闪电的光划过,让她下意识的抬头,就看到了老祖宗的彩色坐像动了,像被雨水融化的泥块,变成了泥浆,朝四周流淌。
彩色的泥浆,从神龛里流淌下来,朝四面八方流淌而去。
她吓得亡魂大冒,躲到了供桌底下,主打一个“看不见就当不存在”的自欺欺人,在那个漆黑的雨夜里苦熬。
躲在祠堂里的桌子底下,就显得格外的寂静,她只觉得自己心脏突突跳动的声响,都格外的清晰。
而这时,彩色泥浆流淌到供桌上,又从桌沿淌落到地上。
她慌忙从供桌底下爬出来,连滚带爬的往门口冲过去,想要拉开门,可不管她怎么用力,门都纹丝不动。
就在她绝望的时候,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那时候,她心中的希望,像一道突然烧起来的火焰,将身上的冷意和内心的绝望都驱散了不少。
她刚要拍门呼救时,就听到两人的交谈声。
“铭川,真不放她出来?”
“这个孽女心思歹毒,容不下雪颜,不给一个教训不行了。”
“孩子才十来岁,跪了几个时辰的祠堂,差不多得了,你还真打算怎么教训?”
“才跪了几个时辰的祠堂,算什么教训,哪能这么便宜她。不给她一个深刻点的教训,这个孽女只会变本加厉。”
“有点过了吧?”
“行了,我心里有数的。”
“你究竟是怎么了,铭川,我都不懂了你了,她总归是宗家的血脉,是你的亲生女儿,那个宗玉霜不过是你的继女,用不着这么宠着吧?”
“玉霜也是我亲生女儿,我乐意宠。”
“你宠那个宗玉霜,也不妨碍你对另一个亲生女儿好啊。”
“能留着孽女的一条贱命,能给家族做贡献就行了,反正她也是要死的,我宠她,也是白白浪费感情。”
“你呀……别后悔就行。”“后悔能怎么办?别忘了,为了咱们信仰的神明,要以宗家嫡系子弟祭品,这次的祭祀轮到咱们这一支出祭品了。我要是舍不得交这个孽女了,难道让你女儿顶上
?”
“就因为她要成为祭品,你对她好一点,才能让她成为祭品之后,跟你的羁绊能重一些,你得到的好处也更大一些,不是吗?”
……
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,她整个人如遭雷劈。
她不敢再拍门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冷汗和泪水在脸上混杂在一块儿,淌了满脸,摸一把,满手的冰凉。